顏慶章先生曾是台灣派駐世界貿易組織 (WTO) 代表,對於國際經濟情勢與發展均有相當深入的瞭解,日前他接受自由時報的專訪,茲轉載如下,供大家參考。


顏慶章:兩岸共同市場 崩解台灣主體價值

記者鄒景雯/專訪


我前駐世界貿易組織代表顏慶章昨質疑,兩岸共同市場成立之日,將是台灣主體價值崩解之時,這麼重大的事情,人民有知的權利,做為知識份子,他隱忍了許久,不得不站出來要求馬蕭必須徹底放棄兩岸共同市場政見,否則對不起歷史與良心。


不利台灣 馬蕭必須放棄


顏慶章表示,兩岸共同市場的說法始於蕭萬長二○○五年十二月在淡江名人講座演講,白紙黑字內容同時出現在蕭先生兩岸共同市場基金會網站上,蕭強調其共同市場來自歐盟經驗,他要就此質問台灣與中國可能成為共同市場嗎?


顏慶章說,歐盟成功演進,歷史文化的相近性非常重要,不在語言同一,而在於思維方法與價值觀同一;其次,歐洲國家經濟發展程度接近,國民所得相當,彼此才 有很好的立足點;最重要的是各國絕對沒有大欺小、強凌弱的意念,才會在彼此充分尊重主權下,秉持整合效益的深刻體認,共同割捨部分國家主權逐步整合。


歐盟成功 奠基尊重主權


他指出,歐盟成員國能夠在數百年征戰中,獲致深刻教訓,徹底覺悟為追求共存共榮,必須完全揚棄侵犯或干預彼此國家主權的意念,並在深厚的共同文化資產、相近的經濟發展環境下,孕育出穩健的整合過程。


他表示,蕭先生把歐盟發展經驗套用在台灣與中國的關係上,出現了理論架構基礎上的嚴重問題,以上述三個因素一一檢視兩岸,其前提根本不存在。在思維方法上,尤其對民主制度的肯定,雙方天壤之別,不能用同文同種把問題簡約掉。


他說,中國與台灣的經濟發展程度極不接近,不只兩岸差距極大,中國內部差距也極大;這種差異性,包括社會制度、醫療設施、社會安全制度的規劃、食品安全等等經濟面事項,台灣與中國都不相同。第三點最關鍵的相互尊重主權,兩岸現況更是無可想像。


顏慶章強調,以這些基準檢視蕭先生主張直航兩岸經貿正常化、簽訂經貿互惠協定、關稅同盟與貨幣同盟「三步到位」,這些完全以歐盟理路發展出來的做法,問題將非常嚴重。


他指出,兩岸共同市場若要使台灣不致發生無可恢復的損失,最起碼中國要承認台灣主權,但這環境完全不存在。


針對馬蕭陣營說兩岸共同市場是連接全球化的重要一環,他駁斥,台灣現在一些具競爭力的廠商,在國際市場上叱吒風雲的多得是,企業全球化的速度,根本不用政府指引,兩岸共同市場根本沒有幫助企業全球化。


他表示,台灣與國際資訊全球化的平台,就在日內瓦的WTO,要知道未來國際經貿的趨勢,那裡最清楚,所以整個全球化的過程,台灣並沒有缺了哪個板塊。


中國風險 為何視而不見


顏慶章說,兩岸共同市場唯一想強調的是與中國的經貿更緊密的結合,包括台灣到中國投資的百分比要不要取消、台商是否回台上市,以及直航,都在這範圍內;但 請問,我們所有的合理認知是否知道中國具有很大的市場危險?這種風險是世界共知的,不只企業本身的制度風險,例如中國股票上市公司,多少人相信其財務報表 是透明真實的?中國企業經營環境,多少人相信中國政府不會干擾?台灣與中國股份結合的關係,誰保證台灣投資的財產價值不會因各種方式而蒙受巨大損失?這些 風險,全世界都看到了,為什麼我們裝做看不到,還要與中國經貿更緊密結合?亂言不緊密結合,台灣經濟就沒有前途?


顏慶章表示,有人又說兩岸共同市場是五十年的事情,他不知是何意義?如果從歐盟來看,一九五七年羅馬條約形成歐洲經濟共同體,簡稱EEC,到現在剛好超過 五十年,若說歐盟花了五十年整合到現在,所以不要緊張,這樣我們更要緊張,因為羅馬條約所以建置了共同市場,其第一步就是那三點,沒有說那三點是五十年後 才跑出來的,也就是經濟共同體成立的剎那,三個絕對必要條件就已出現了,現在三個條件沒有出現,卻去推那個制度,將來若後悔卻無退路,那就很慘。


他說,跡象顯示,有人似乎就是要往那個方向推,例如直航、又要簽經貿綜合協定的政見,那我們真的要緊張了。


他指出,若是指五十年後才要與中國談判,是否是要代替五十年後有決策權的台灣人民預做決定?國際環境的變化之大無可想像,不要說一戰、二戰時代,單講一九八九年柏林圍牆倒下後,整個歐洲政治版圖的改變,也可能發生在兩岸之間,這麼遙遠的時間,現在提出非常不適當。


他強調,歐盟在整合過程,不是只有經濟的整合,包括法律、教育制度與學歷的承認,人口的移動是必然的,例如技術工人與白領階級的引進,這些對台灣是非常大的衝擊。


他表示,有人又說兩岸共同市場不需要公投,但歐洲國家要加入共同市場,或歐盟在演進過程出現重大變化事項,每個成員國都要去公投,因為這牽涉民眾重大事項,當然要讓民眾表示意見,國會的意見不能代表全體民眾的意見,最近歐盟東擴十國,哪一個不公投?


拒入歐盟 瑞士公投確認


他指出,被歐盟的國家包圍起來的內陸國,沒有海港,從對外聯繫的角度講是很不利的,就是瑞士,但這個國家透過公投拒絕加入歐盟,因為,瑞士認為若加入歐 盟,勢必要依相關制度,包括貨品、人員的流通等都要自由化,但瑞士的平均國民所得比歐盟高出一個百分點,瑞士人民因此認為其工資水準與國民所得將因融入歐 盟產生降低效果。由此看,瑞士相對於歐盟國家的關係,與台灣相對於中國的關係,這樣的事情難道不應由台灣人民共同來表示意見嗎?


他也說,加入歐盟的國家中,許多都是希望透過歐盟體制取得財政上的好處,例如歐洲邊陲的愛爾蘭,以及現在東擴原本在蘇聯箝制下的十國,因此才能近者悅遠者來。


他質疑,今天兩岸從基本設施比較起來,台灣都遠在中國之上,如果中國在台灣之上,我們去認同他的制度與所有的一切,台灣可因此得到經濟與社會福利的提升, 才有價值。因此,台灣為什麼一定要與中國形成共同市場?總要講個道理告訴大家,怎可在毫無水到渠成的基本條件下,卻用人為的方法去強行推動?



參考資料:
自由時報 顏慶章:兩岸共同市場 崩解台灣主體價值
創作者介紹

高雄輪 Powercat 的部落格

chiahsiang031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