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大校長李嗣涔一句:「台大學生家庭社經地位高,不漲學費,不公不義。」真是讓我感到一股莫名的憤怒!

說到台灣高等教育學費漲風應該始自吳京跟林清江兩位教育部長任內。當初因為大學供給不足,一般理工組錄取率大約有 60%,但文法商組卻只有 25% 左右,當時許多人稱「大學窄門」原因就在於此。而隨著政治解嚴,各界提倡教育鬆綁,許多技職學校升等成為技術學院,技術學院則升等為科技大學,讓原本僧多粥少的教育市場,逐漸變得供過於求。同時,各私立大學也不斷施壓教育部,希望放寬學雜費漲幅的限制,於是就有偉大的教育部長說出了「有高學費,才有高教學品質」這種屁話,放任大學調漲學費,至此乃進入高學費時代。

從經濟學的角度來看,教育市場的開放,其實是一件好事,因為以往是供給不足,造成大學窄門的現象。然而,教育部在開放的同時,卻沒有公布教育市場的訊息及退場機制。我們以美國的高等教育為例,有民間機構會每年針對各校的各項教學指標公佈評比,以做為學生申請入學的依據。至於學費政策,美國的州立學校普遍是比私校來得便宜,但是高學費的私校也提供許多全額獎學金供學生申請。此外,美國的教育政策是利用金字塔頂端菁英的成就來彌補後段生,因此,對菁英學生的資助是從不手軟。因為他們相信這群學生將來出社會帶來的成就可以促進社會進步。(這點 Lester C. Thurow 在其「知識經濟時代」一書中有很詳細的論述。)

回過頭來看台灣的教育市場,各校沒有教學評鑑,學生要怎麼知道哪間學校辦學狀況?學生要怎麼知道學費是不是用在學生身上?辦學不佳的學校,教育部有沒有要求減額招生?或者要求退出教育市場?如果學校調高學費,但是沒花在學生身上(例如校董加薪),請問可以退學費嗎?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如果學生因為學費問題不能繼續學業,是不是另一種反社會流動的力量?有人會說,低學費政策是不分貧富一律補貼,有害社會的公平性。是的,但是使用教育券或者其他補貼方式,要由誰來決定?怎麼決定?誰有資格決定?會不會造成另一種歧視?有沒有可能又是看得到吃不到?

與其這樣,我寧可選擇全面性的低學費政策,因為教育具有外部性,讓更多的學生無憂地念大學有助社會進步,總好過拿我的稅金去叩謝地方樁腳。

至於李嗣涔我真的不屑批評他,建議他屁話少說,多去練他的氣功啦!




參考資料:
US News  America's Best Colleges 2008
YAM News 李嗣涔:寧願補助少 但學雜費希望調漲
自由時報 特異功能與撓場研究爭議又一章/李嗣涔封鎖論文10年 學界砲轟
創作者介紹

高雄輪 Powercat 的部落格

chiahsiang031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