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下面幾則新聞,我想棒球隊跟盧彥勳只是冰山一角,許多運動員在四年一度的奧運競賽中,並沒有受到國家的尊重與禮遇。相反地,他們只是被消費,要為國爭光,至於去比賽時遇到任何困難,很抱歉,你自己想辦法。

熱愛運動的人都知道,選手要進步,靠的只有兩項:1. 教練的指導 2. 有效率練習,剩下的理當要由行政人員去處理。尤其像奧運、亞運等大型的國際賽事,更是需要行政團隊的協助與支持。這次台灣選手到北京參加奧運,雖然有人號稱台灣具有「主場優勢」,但是截至目前為止我倒是看不出來。

有人會說,晚點睡有差嗎?問題不在晚點睡,而是在要早起比賽。筆者曾經參加過一場早上八點開打的比賽,六點要到場準備、熱身,加上當天太陽又大,感覺眼睛真的是睜不太開,更何況是張力更高、壓力更大的國際性賽事,的所以結果今天大家都看到了。

今天棒球輸給中國,我不斷聽到有人怪罪球員,但是我總是一笑置之。我想,在怪罪球員之前有誰給這些球員任何的支援或協助嗎?有誰能體會這些球員賣命去比賽的感覺?有誰為了因為大意造成張泰山藥檢沒過而負責?

台灣球員真的是可憐,以後優秀的還是去米國吧!留在台灣,只有被操爆的命運。

==============================================================================
北京奧運/住選手村洗衣自己來 棒球隊恐要刷洗到半夜(2008/08/07 14:35)

 

記者歐建智/台中報導

奧運中華棒球隊的管理無法進入選手村,沒人幫忙打理住宿事務,中華隊國手要在選手村自己用手「刷洗」球衣,總教練洪一中表示,因為目前還不清楚選手村內的洗衣機有多少,因此如果是晚上比賽回到選手村內,恐要得先衣服洗到半夜。

中華代表團所有選手一律都是住在選手村,棒球隊也不例外,所以內務整理與洗衣服都要自己來,但是棒球選手比賽完後衣服與褲子都是滿身紅土,與其它項目的選手只有流汗而已,有很大的不同,要把衣褲洗乾淨得要用刷子用力清刷才能乾淨。

不僅如此,棒球隊選手比賽時要用到很多件的內衣,自己洗衣服就要花上很多時間,如果是白天比賽還好,回到選手村還有時間可以洗,但如果是晚上比賽呢?還有時間洗嗎?

由於棒球隊是發給白色與藍色球衣2套,所以打完比賽就要馬上清洗衣服,晚上比賽完回到選手村就要11點左右,休息一下洗個澡再去洗衣服就是半夜了,何況如果人太多,還要等洗衣機。

==============================================================================
[民生@報記者林辰彥/台中報導]中華隊總教練賽前拿起手套傳接球,洪一中說:「到了北京五棵松球場,能進去的就是24球員跟4位教練,我也要趕緊熱身呀。」

洪一中說:「你們也不用寫,寫出來也是舊聞。上面只要看中華隊成績,至於中華隊怎麼去打,他們都不重視。」 

「球員的專屬按摩師問我能不能一起去北京照顧球員?我跟他說,球隊連管理都不知道能不能跟球隊一起活動了,怎麼有多的證件帶些需要的人手呢?」「上屆奧運中華隊有五位教練,這次只剩下四個名額給教練團。他們連教練名額也要侵占,我們國家代表隊也只能克難式的出征吧。」

日本棒球隊不住選手村,不是他們耍大牌,「棒球球員的衣服不像籃球球員只是流汗,我們要先刷去紅土,然後再洗衣。上衣、長褲、內衣、護具等等,選手打完球 回到選手村如果是深夜,還要處理這洗衣的事情,人多時候還要排隊。日本隊就讓球員無後顧之憂,住飯店,有專門管理人員處理球隊雜事。」

==============================================================================
自己喬場地練! 盧彥勳京奧委屈 
爆冷門打敗英國網球名將莫瑞的台灣選手盧彥勳,因為不被看好,遭受次等待遇嗎?這次奧運出賽,盧彥勳的教練卻沒辦法隨行,連網協補請的教練也沒辦法進場,還得自力救濟請大陸選手幫忙安排練球,對此體委會趕緊解釋,表示是因為本來教練卡就有限額,分配是按照積分,絕對沒有不公平。

盧彥勳哥哥盧威儒:「請教練都不夠錢了,他們把所有資源都集中了。」

看著盧彥勳過去的輝煌獎牌,盧媽媽和大哥心頭越來越沉重,沒辦法親自到場加油不打緊,連練習都得自力救濟。盧威儒:「盧彥勳比較遺憾的是,這次過去比賽,沒有隨行的教練能夠陪他,準備這次的北京奧運,甚至他前幾天為了準備,北京奧運要熱身的時候,他甚至去請求中國選手幫他熱身。」

打遍國內外大小賽事,獨獨這一次最辛苦,由於網協急就章請來的教練連玉輝,沒辦法進入選手村,連看球賽還得買門票,因此盧彥勳不但得請中國選手孫鵬幫忙預約練習場地,還情商同行選手莊佳容的父親幫忙,才能夠在賽前練個15分鐘,奧運國手怎麼會用這種次等待遇。

盧威儒:「我不知道為什麼,那大家可能都把兩張的證,給了女生的球員這樣子。」

怎麼會自家選手教練卻進不了門,也沒辦法幫忙?體委會表示,因為當初向奧運申請的教練和選手村的通行P卡,原本就名額有限,還得依比例原則分給各個運動項目,網球教練卡P卡各一張,再由網球協會按照積分排名發放,兩張卡都給了女網教練,盧彥勳只能自救。

盧彥勳母親許素芬:「我們台灣的網球,從一直到現在,要入奧運的門檻都很難了,所你進去那個門檻,要拿牌,他當然想說不可能。」

擔心腳傷,還得憂心盧彥勳的委屈心情,發聲疾呼只希望這樣的二等待遇,不要再出現在為國爭光的國手上。
創作者介紹

高雄輪 Powercat 的部落格

chiahsiang031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