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文為美國財富雜誌於三月份刊載的文章,內容有點長,因此分為兩部分翻譯。原文與原文的連結在文章後半段,如有翻譯不週之處,歡迎各位先進指教。

=============================================

 

中國經濟硬著陸
伴隨著出口衰退與失業率攀高,中國必須尋求恢復之道,而這可能要比多數人想像的還要久

 

在傍晚的燈光下,這片曾經喧鬧的街塊現在卻是一片死寂,李中和(譯名,Li Zhong-he)走到了他曾經工作的工廠大門口,他在成堆的公告中中尋找著他的名字。因為李中和所工作的玩具工廠於日前宣佈結束營運,李和其他數百位工人也跟著失業。地方行政法院通知唯有榜上有名者才能拿到些許的失業補助金。

大概是十年前,李從他的家鄉來到東莞,這個位於中國東南方,到處是工廠林立的小鎮,過去幾十年來已經蓬勃地成長了好一陣子。過去,李的平均工資是一個月250元美金還算不錯,也靠他的能力爬到了工廠的主管職。李不像許多中國的流浪民工(估計全中國有 1.15 億人),他甚至攜家帶眷要求他的太太與小孩一起到這工作,過著他所謂的「正常生活」。

李回過頭去難掩其失望的情緒,低聲的說:「我不知道接下來我要做什麼?」

[圖片說明:(上)眼看出口趨緩,中國的經濟需要新的方式來刺激成長。(下)中國的實質 GDP 成長率亦逐年下降。]

 

中國能夠幫助美國的經濟復甦嗎?

近十年來,中國貫徹其吹牛皮式的宣傳手法。我們不斷地聽到「中國這個世界擁有最多人口的國家終將成為全球最富有、最有權勢的國家」、「二十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等等。過去五年,中國都是以兩位數或者接近兩位數的經濟成長,這讓許多像李這樣的農村赤貧變成了擁有「正常」生活的中產階級。

當北京在 2001 年加入 WHO 時,...(中略)...全球各跨國企業爭相進入中國,無非是想利用中國當作其出口平台,並打入其成長快速的內需市場。中國的動能曾是那麼地強而有力,即使一年前美國已經步入因房貸引發的經濟衰退,當時還有經濟學家義正辭嚴地談到「Decoupling」(中譯為脫鉤,意指中國的經濟成長與世界的景氣蕭條無關。) ,認為中國還能持續成長甚至可能協助世界各國走出景氣寒冬。

 

加入全球性的景氣寒冬

然而,中國已經成長得夠快也夠久了(其實這種樂觀的看法也是被營造了好幾季),有些關於中國經濟長短期現實狀況的事實,已經到了讓人難以下嚥的地步。現在很明顯地,中國對這種劇烈的全球性經濟衰退已經不具免疫力。再者,經濟成長的趨緩可能會比預期的還要更嚴重、更久。中國的出口部分在 2008 第四季衰退了 17%,已明顯處於瀕死的狀態,這還可能會持續到美國這個最大的市場開始復甦才會好轉。

另外一個經濟成長的關鍵 - 固定資產的投資,一樣是衰退,而且還在持續衰退當中。1999 ~ 2004 年間,在中國的本國及外國公司就已下了重本建立起中國的工業產能。單用一個指標來看,2000 年全中國有 36.4 萬家外國公司,到了 2008 年底,已經飆升到 66.1 萬家,而這些公司多半是以中小型的製造業為主。

中國去年 (2008) 用於新設廠房以及其他資產的總投資超過 GDP 的 40%,以絕對數字來看是 1.76 兆美金。倫敦Lombard Street Research 的經濟學家 Diana Choyleva 就認為,這數字真是太誇張了。

正因為這數字是如此荒謬的高,所以中國不管從任何面向來看,要達到這個金額的投資,還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事實上,前一陣子花著大把鈔票興建新廠房的公司,現在卻在裁員,而類似的案件還在不斷地增加中。

不健全的勞動市場過去荼毒了像李中和這樣的低技術產業如玩具和紡織業勞工,現在已經移轉到了科技業。全球最大的晶圓代工業者 - 台積電,於 2003 年在上海近郊成立工廠,從上個月(2009 年 2 月)起工廠內 1500 名員工開始放無薪假。當然,裁員會減少消費者的需求。(按:因裁員造成所得減少,故需求會降低。)

部分經濟學家堅稱中國是目前唯一還在成長的主要經濟體,足可擔任全球經濟火車頭的角色,幫助美國與其他國家步出景氣衰退。但位於上海的經濟學家謝安迪說:「這是不可能的事。」 一份上海美國商會剛公布的調查顯示,在2008年11月受訪的108 家外國製造商中,有四成的廠商表示他們在中國的年銷售額有一成甚至超過一成消失了。...(中略)...謝安迪說:「現在的問題不是中國經濟是否會硬著陸,而是中國這次硬著陸的程度有多嚴重。」

那些相信景氣寒冬在中國會較全球來得短且輕微的人,將他們的信心全壓寶在中國政府上。2008年11月,當美國的經濟狀況惡化漸趨明顯時,北京方面因公布一項總額 5650 億美元相當於 GDP 8% 的振興經濟方案而得到喝采。(相較之下,美國公布的振興方案才佔 GDP 的 5.6%)從那時候起,經濟學家就試著去弄清楚這些數字中,有哪些是新增加的,有哪些是額外支出的,還有哪些是原本就已經在進行中的。三個月過去了,到現在還是個謎,但中國政府卻還在提其他的振興經濟方案。

好消息是 - 對中國與世界來說 - 中國的財政還能負擔得起這些振興方案。中國去年還有些許的財政餘額,對大型基礎建設的新增支出也將使得原本已絕望的鋼鐵業及其他基礎產業找到救星。政府提出振興方案的主要目的,還是為中國境內約二千萬的失業勞工提供工作機會。如果在中國詢問一般百姓,什麼事情會讓胡錦濤輾轉難眠?所有人的答案都是一致地,那就是大批的失業勞工將可能引發全國性的動亂。

正如謝安迪所說,中國或許有足夠的資源讓這次的衝擊減緩以避免更多的動盪。香港德意志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馬軍 (Jun Ma) 推估,今年中國經濟仍將衰退,但是在這之前,政府當季的支出維持了 7% 的經濟成長率,然而,這樣的成長幅度卻還是無法滿足中國就業市場的需求。

 

 

 

參考資料:

《Fortune》China's hard landing

創作者介紹

高雄輪 Powercat 的部落格

chiahsiang031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