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九牌垃圾袋

[上圖取自中國東方網。上海市長韓正參觀北投焚化廠時,耗呆斌向他介紹小九牌垃圾袋這個斂財的好工具。]最近台北市兩位市長候選人為了台北市的垃圾袋與垃圾桶問題,吵得不可開交。因此筆者希望藉由經濟學的角度來分析這個事件。

首先,北市腐認為垃圾袋政策讓台北市的垃圾減量,垃圾分類也更徹底。即使有民眾批評垃圾袋價格太貴,但官員們依舊一意孤行,認為這是「以價制量」。只要民眾必須要付費倒垃圾,垃圾就會減量。那到底是真的有以價制量,或者是橫征暴歛?

 

以價制量的概念與由來:

其實經濟學的價格要素本身就有「以價制量」的機能存在,因此垃圾袋政策的確具有垃圾減量的功能。但是減少的程度有多少? 我們就要先認識一下經濟學裡有個叫做彈性 (Elasticity) 的概念。

所謂的「彈性」指的是當價格變動時,相對其需求量變化的敏感程度。我們可以用簡單的數學公式來表示為:

彈性公式

 根據上面的公式,我們可以知道,在面臨相同的價格變化之下,若需求的變化量越大,則其彈性也越大。(分母不變,分子越大,其值越大。)接下來,讓我們用圖形來解釋這個現象。

 

需求彈性圖

[圖一:不同需求線的價量變化]


上圖有兩條需求曲線,分別為 D1 與 D2。當價格在 P1 時,D1 與 D2 兩條需求線分別對應到需求量為 Q1 及 Q2。現在假設價格由 P1 上漲至 P2,D1 需求線對應的需求量由 Q1 縮減到 Q1',而 D2 需求線對應到的需求量則由 Q2 減少至 Q2'。上圖很清楚地可以看出, |Q1-Q1'| > |Q2-Q2'|,也就是說,需求線 D1 對於價格的敏感程度遠大於 D2。因此,我們可以說 D1 代表的意義就是需求彈性較大的需求曲線。而 D2 的需求彈性較小。

 

價格需求彈性的決定因素

剛剛解釋完彈性這個概念,那什麼因素可以決定需求彈性的大小呢?根據學理上的說法,大致有以下三個因素:

1. 替代品的多寡與替代性的強弱:替代品越多,代表替代性越強,需求彈性也越大。比如說,對傳統老一輩的人來說,三餐幾乎一定都要吃米飯,但是年輕族群的飲食習慣改變,除了米飯之外,還有像麵食、速食甚至只吃菜也行。因此對年輕一輩來說,米飯的需求彈性相對大於老一輩。

2. 該物消費支出佔所得比例:佔所得比例越少,則彈性越小。例如在台北市生活,每個月加油大概要500元,而租一間套房要8000元。假設其他條件不變,現在所有的價格都上漲一倍,每個月加油變成 1000 元,但房租變成 16000 元。(上述假設簡單一句話,就是「什麼都漲,就是薪水沒漲。」)

彈性公式

回顧一下上面的公式,雖然價格的變動率都是增加 100%,但是人們會因為房租佔所得的比例較加油為高,且增加的金額較多而感受到較大的生活壓力,因此決定搬到台北市以外的地方,造成台北市房屋需求量下降。因此,人們在台北市租屋的彈性相對地較加油為大。這也就是為什麼台北房價一路飆漲,民眾只能選擇移民至外縣市的原因。

3. 時間的長短:因為需求量必須定義在「一定時間」之內,因此需求彈性也會因時間長短不同而不同。基本上,長期彈性會比短期彈性來得大。比如說,現在原油價格高居不下,但是民眾使用汽油的交通工具還不能淘汰,所以短時間之內人們對於石油的需求彈性還是很小。但隨著時間過去,現在有油電混合車、太陽能車甚至氫燃料車都有初步的雛形了,長期來講,未來我們依賴石油的程度勢必會日漸趨緩,所以對石油的需求彈性會較大。

但有個例外是,當九萬兆內閣一上台就宣布油價一次漲足的時候,許多民眾馬上趕著要去加油。但時間一久,民眾不管中油或台塑這兩家廠商宣布油價漲跌,感覺卻相對麻痺,此例短期彈性又大於長期彈性。不過這僅是特例,一般來說,還是長期彈性大於短期彈性。

現在讓我們回到台北市的垃圾袋政策上,比照一下圖一,原本垃圾費隨水費徵收的價格是 P1,現在因為垃圾袋政策上漲到 P2。但台北市政府怎麼判斷民眾對於垃圾處理的需求線是 D1 還是 D2?假設是D1的話,那理論上台北市現在的垃圾量應該會大幅減少,並且馬路上的垃圾桶即使維持原數量,理當也會很少垃圾,但事實不然。其實民眾對於垃圾處理的需求變化很少,就像開門七件事一樣,就算油水電漲價,你還是要洗衣、洗澡,要騎(開)車出門,要用家電,不是嗎?

再想想剛剛提到的「價格需求彈性決定因素」,市民對於垃圾處理的需求或替代品很多嗎?買垃圾袋佔市民的所得會很高嗎?長期來講,市民有可能會減少使用小九牌垃圾袋嗎?我想上面三個問題的答案都是否定的。綜合上述的討論可以斷定,北市腐的垃圾袋政策,美其名是「以價制量」,實際上是變相加稅。

 

垃圾袋政策 = 滿地垃圾

北市腐很天才,在實施小九牌垃圾袋的同時,把馬路上的垃圾桶也收掉了,不然就是在垃圾桶上面多焊了一根桿子,以為這樣可以避免民眾把家戶垃圾丟進行人用垃圾桶,結果造成更大的反效果。但民眾還是直接把垃圾丟在路邊僅存的垃圾桶裡,丟不進去的就丟在桶子旁邊。或者更沒公德心的,就隨手丟在路邊。所以台北市馬路上的垃圾桶永遠是滿的,而且還滿到外面來,這就是該政策的替代效果。

因為民眾對於垃圾處理的需求基本上替代性很少,如果不是交給市政府清潔隊,就是委託民間業者(一般可能要是大樓住戶或是公司行號才可能),再不然就只能亂丟了。這個政策在實行的時候,從經濟學的角度已經可以預見到結果,不過北市腐依舊自我感覺良好,認為台北市民都很有錢,一定會乖乖地去買小九牌垃圾袋來裝。我想,如果不是當初政策制訂者太天真,就是擺明了吃定台北市民。

北市垃圾桶

[上圖為筆者於 2010/8/22 中華台北街頭拍攝]

 

提供正確的誘因與方法才能垃圾減量

垃圾的處理方法不外四種:填埋、焚燒、堆肥、投海。以目前的世界潮流來看,投海已經不太可能。填埋在台灣因為人煙稀少的土地越來越少,民眾的環保意識也越來越高,因此也不太可行。剩下焚燒配合堆肥是可行之道。要做到焚燒與堆肥當然要先把垃圾分類做好。除了一般我們常見的紙類、保特瓶、鐵鋁罐等,其實在國外,紙尿布也是回收的一個品項。因為紙尿布本身就不環保,但是站在鼓勵生育與環保的角度而言,單獨針對紙尿布進行回收,不僅減少專用垃圾袋的使用量,也就代表減輕育兒成本。總而言之一句話,提供良好的誘因才能鼓勵民眾參與,處罰只是最後的手段,況且成效也不彰。

那有人會問說,垃圾處理如果不隨袋徵收,要如何可以反應成本?如果真的要按照馬郝兩人的理念,要落實「使用者付費」跟「以價制量」的話,那應該找個人跟在垃圾車旁邊,按照垃圾量收錢才是最正確的作法,這樣做還可以多請一個人來擴大內需一下呢!但這樣稽徵成本可能過高,一般有腦袋的政府應該不會做這種事。

其實在專用垃圾袋政策實施初始,就有學者提出應該採取類似貼郵票的方式來付費。比如說,市府可以發行販售垃圾處理券(以下簡稱垃圾券),民眾只要在隨便一個袋子上,貼上一張垃圾券,就可以丟在市政府垃圾車中。市政府為了鼓勵資源回收,可以鼓勵民眾拿回收物去換垃圾卷(這就是誘因)。如果你有做回收,你就不用花錢買垃圾券,甚至如果有多的垃圾卷,還可以拿去賣給需要的人,這樣做不是一舉兩得?

此舉還可以避免因特許廠商來生產專用垃圾袋所產生的弊端(比如說誰可以做垃圾袋?怎麼做?怎麼賣等因特許所衍生的許多問題),但是很可惜北市腐寧願選擇最爛的方法。至於台北市民就更可憐了,不但要花錢買小九牌垃圾袋,還要幫清潔隊做免錢的垃圾分類,最後市政府還拿著這些回收物去換錢,等於是兩頭賺,可憐的台北市民只能無言地被剝兩層皮。

 

結論

最後想說的是,面對馬的政府官員們沒事就喜歡把經濟學名詞掛在嘴邊,其實經常是濫用或者是誤用的。有許多的政策在一開始就可以預見結果,北市垃圾袋政策就是這樣,與其講一堆口水,都比不過大一經濟系學生就懂的經濟學簡單理論。奉勸這些官員,要把經濟學抬出來之前,先把經濟學念好吧。

 

 

 

參考資料:

維基百科 Price elasticity of demand

εd

創作者介紹

高雄輪 Powercat 的部落格

chiahsiang031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TOTTORO
  • 充滿不專業的「專家」政府

    多謝深入解釋的好文!
    順便炫耀一下本市的垃圾收集桶。
    每家有兩種,一般垃圾和回收用的。不需要用太多的塑膠袋!
    http://farm3.static.flickr.com/2303/2091294220_9729e1e0cc.jpg
  • 按照白賊義的邏輯,小九牌垃圾袋這項創舉應該獲頒諾貝爾腦殘獎。

    chiahsiang0315 於 2010/09/02 10:2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